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清徐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16:00:4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清徐白癜风医院,江油白癜风医院,北京治疗白癜风癣好的医院,平原白癜风医院,济南能治白癜风的方法,河北如何治愈白癜风,新安白癜风医院

  广西新闻网-南国今报记者 刘山

  一辆车,一个人,近3万份寻亲启事,一份久藏于心的愿望。几天前,61岁的柳州老人张洪军前往桂林全州,开启他的寻亲之路。两个月大时,就被生母遗弃在火车上——自从12年前养母揭开他的身世之谜,张洪军就决心去寻找血亲。截至7月18日,张洪军在全州县城和周边几个乡镇已奔忙找寻了近一周。能否找到亲人,一切都还是未知数。

  养母临终遗言透露身世之谜

  “越老的街巷越要去,越年长的老人越要问。”到达全州5天,张洪军一刻都没有放松,只为早一天打听到亲人的消息。张在柳州专门制作了一个海报架、印刷了近3万份寻亲启事,在全州只要车子能停留的地方,他都要撑起海报架,向过往路人递上寻亲启事。

  张洪军告诉记者,他的养母养父于2005年和2012年先后故去,养母在去世前的10多天,道出了他的身世——原来他并非养母养父亲生,母亲另有其人。根据养母讲述,1956年5月14日,一个两个月左右的婴儿被遗弃在衡阳到凭祥的39次火车上(注:当时是湖南衡阳——广西凭祥的列车),列车长出于热心,将嗷嗷待哺的婴儿带回柳州火车站。

  “养母当时是柳州火车站广播员,婚后还没有生育小孩,看到婴儿可怜便收留了下来,这个婴儿就是我。”张洪军说,养母把他被遗弃的日子作为他的生日,并让他跟随她姓张。数十载岁月里,养母待他视如己出,给了他完整的母爱和家庭。

  家乡很可能就在桂林全州

  “其实听母亲讲出我的身世后,我一点没有惊讶。”张洪军说,在他很小的时候,就经常听到周围有人说,他是从火车上捡来的。“当初认为那些人在开玩笑,可我20多岁的时候,在家里抽屉翻到了一张纸条,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出生。”张说。

  这张纸条上写着的,正是后来养母告知张洪军被遗弃的经过。“当时捡到婴儿的列车长叫潘作彬,纸条是他写给柳州火车站的情况说明。”张洪军说,这名列车长在纸条中写道,被遗弃的婴儿由一名农村中年妇女带上车,这名妇女在广西全县(注:今桂林全州县)火车站上车,在桂林火车站下车。

  因为纸条上写明捡到婴儿的时间,与自己的生日同年、同天,张洪军认为这名被遗弃的婴儿就是他。虽然对自己的身世产生怀疑,为了不让养母养父担心,他选择独自隐藏这份秘密。而母亲留下的遗言,最终印证了他的猜测。从养母和列车长留下的信息里,他判断自己的家乡,很有可能就在桂林全州铁路沿线一带的村镇。

  走遍所有乡村也要找到亲人

  养母养父相继去世,时间一晃而过,迈入花甲之年的张洪军也已儿孙满堂。怀揣积蓄了几十年的遗憾,他越来越盼望找到血亲,认祖归宗。“即使生母生父已不在世,也应该有兄弟姐妹或者其他亲人。”前不久想到自己年岁渐老,寻亲事不宜迟,他便定下了寻亲日程。

  张洪军居住在柳州市大龙潭社区,退休前从事锁匠技术工作,经济条件还不错。为了寻亲,他专门购置了一辆越野汽车,并在网上查阅有关全州的各种信息。全州有近20个乡镇,200多个行政村,80多万人口,张洪军心里很清楚,茫茫人海中寻找亲人,犹如大海捞针。

  张洪军提起,养母收养他的时候,他有只耳朵上打了耳洞,“这很可能是全州某个少数民族的风俗,或许为我寻找亲人留下一丝线索。”张告诉记者,他打算在全州租房住下,“我要开车走遍全州所有乡村,挨家挨户去打听,相信总有一天能与亲人团聚” 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河南好的白癜风医院